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5的文章

約翰歐文:希伯來書十二12——利用供應力量的來源

圖片
但是路途遙遠,跋涉艱苦,我們容易產生厭倦、失望;一開始希望停下來,接著就完全放棄。總歸這是由兩項因素所構成的:(一)失去成功的希望;
(二)對義務心生厭倦。執行義務時,我們的手下垂了,我們的腳發痠了。     觀察一:在各樣患難與苦楚中,我們都必須全心戒備這件惡事。許多人都是這樣踏入冷淡退後的醜聞,還有許多人甚至落入萬劫不復的背道中。     觀察二:我們應當憐憫那些懦弱無力的人,背負他們的擔子;我們能夠分擔,是因為他們已經耗盡一切力氣,並且失去供應的來源;可是我們不應該對自己仁慈,容許自己靈命軟弱衰退;因為只要以正確的方式,利用供應力量的來源,我們就不乏力量。見賽四十:28-31。——摘自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十二章12節部分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希伯來書十二12~所以,你們要把下垂的手、發酸的腿、挺起來。~以賽亞四十28-31~你豈不曾知道嗎?你豈不曾聽見嗎?永在的神耶和華,創造地極的主,並不疲乏,也不困倦;他的智慧無法測度。疲乏的,他賜能力;軟弱的,他加力量。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強壯的也必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以利亞逃亡了一日,疲倦求死。得天使助力後,續行四十晝夜。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以妒忌之情來守護

圖片
我們應當以妒忌之情,來守護自己常處在免受苦難的那種喜樂狀態中,以免我們脫離上帝家的訓則。——我不同意某些僧侶,像是西琴斯廉(Circumcelliones)一黨的看法:苦難值得我們追求,至於釘死自己就不那麼重要了;我倒認為,我們可以祈求,凡上帝應許要給祂所納為兒子的,我們一樣也不匱乏,然後,將萬事的調度,全交付上帝至高的旨意,由祂按照自己所喜悅的來安排。——摘自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十二章8節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希伯來書十二8~「管教原是眾子所共受的,你們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兒子了。」(圖:參孫為未過門的妻子報仇,以未乾的驢腮骨殺戮千人。)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分辨父的管教

圖片
在我們一切的患難之中,找出並分辨哪些是上帝為父心腸的管教,這實在是出於屬靈的智慧;沒有這等智慧,我們就不能在管教底下約束自己的行為,也無法因管教而學會任何功課。——我們如何看待那些最小的管教,也就如何看待那些最大的管教。——摘自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十二章8節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希伯來書十二8~「管教原是眾子所共受的,你們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兒子了。」(圖:躲入洞穴中的以利亞向上帝抱怨。)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感受不到上帝的管教

圖片
有些人儘管加入了有形的教會,自稱是信徒,卻無權繼承天上的產業。——他們是私生子;這些兒子或許坐擁恩賜,得享外在的好處,但是他們卻非嗣子。他們不受管教,就是最大的證據了;——這不是說,他們完全免於苦難,因為他們或許也和別人一樣受苦,(因為「人生在世必遇患難,如同火星飛騰。」伯五7)而是說,他們自己感受不到上帝的管教;他們既不受管教,也受不了懲罰,更從來不乏受責打。——摘自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十二章8節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希伯來書十二8~「管教原是眾子所共受的,你們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兒子了。」~哥林多前書十1-5&11~「弟兄們,我不願意你們不曉得,我們的祖宗從前都在雲下,都從海中經過,都在雲裡、海裡受洗歸了摩西;並且都吃了一樣的靈食,也都喝了一樣的靈水。所喝的,是出於隨著他們的靈磐石;那磐石就是基督。但他們中間多半是神不喜歡的人,所以在曠野倒斃。……他們遭遇這些事,都要作為鑑戒;並且寫在經上,正是警戒我們這末世的人。」

約翰歐文:以自己的現況為滿足

圖片
凡做上帝兒子,真正蒙接納為嗣子的,在這世上都背負十字架,或者說,都受管教。凡是期待在上帝的家中起居,又不願意受祂管教訓導的,都在欺騙自己。而不管上帝量給我們什麼,這件事就應該叫我們每一個人都以自己的現況為滿足。——摘自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十二章8節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希伯來書十二8~「管教原是眾子所共受的,你們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兒子了。」

約翰歐文:上帝的安排

圖片
⋯⋯上帝的良善、恩慈、仁愛、溫柔。我們的心靈必須甘願降服,相信這一切都包含在上帝的安排裡頭。我只需要提出一處經文,希伯來書十二1~ 6,使徒在這裡論及這點;再加上何西阿書十四9,何西阿總結說,上帝對待祂的百姓各有不同,分賜給他們的也不同。在上帝一切的安排中,我們的心應當謙卑服從上帝護理的律——在祂的主權、智慧、公義、良善、仁愛、憐憫前俯伏。缺乏這樣的心,就不能與上帝同行;除非我們願意去找祂爭論,但這麼做對我們可一點好處也沒有。——摘自約翰歐文《謙卑與上帝同行》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希伯來書十二1~6~「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或作:仰望那將真道創始成終的耶穌)。他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神寶座的右邊。那忍受罪人這樣頂撞的,你們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你們與罪惡相爭,還沒有抵擋到流血的地步。你們又忘了那勸你們如同勸兒子的話,說:我兒,你不可輕看主的管教,被他責備的時候也不可灰心;因為主所愛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何西阿書十四9~「誰是智慧人,可以明白這些事;誰是通達人,可以知道這一切。因為,耶和華的道是正直的;義人必在其中行走,罪人卻在其上跌倒。」(圖:女兒被鬼附的迦南婦人對主耶穌說:「主啊,不錯;但是狗也吃他主人桌子上掉下來的碎渣兒。」)

約翰歐文:要是義人僅僅得救⋯⋯

圖片
想想看,要是義人僅僅得救,那麼你——還有其他人,他們就像你一樣,好譏笑、無視聖禮、厭惡敬虔的權柄、嫌憎信仰的純一——將來要何去何從呢?你的驕傲愚昧、拘泥形式、不冷不熱、盲目迷信,以及你的同伴朋友、每日言行,全都說明了你完全與信徒沾不上邊,容我這麼問,你的結局又將如何呢?想想你在世上多麼無用處。你沒有將榮耀歸給上帝,反倒只將羞辱加給祂;縱然你看看自己的外在行為,或許會想,你偶爾也會向人行善,但要知道你每天造成的傷害,比你一生所帶來的好處更多。有多少人受你引誘墮入地獄!有多少人因你內心更加剛硬!有多少人因你而過著虛有其表或褻瀆上帝的生活!——約翰歐文《謙卑與上帝同行》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牢牢地釘在那裡

圖片
既得蒙赦罪,又得蒙稱義,我們就與上帝和好——持續在祂面前蒙悅納。再也沒有任何事物能用來控告我們:那些事物都已經藉著基督撤除,並釘在祂的十字架上,而且是牢牢地釘在那裡;撤銷的過程既公開又合法,於是就不能再當作罪證。若是罪證已經公然撤銷,而且釘在所有人都看得到的地方,在人間,還有哪處法庭還會採納呢?基督也已經照樣對待那控告我們的;還不只如此,祂將那能使我們蒙悅納的,加在我們身上。祂使我們藉著祂的榮美,變得可愛怡人;賜白衣給我們,好在主面前站立。——摘自約翰歐文《與上帝同行》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無來由的憂驚

在人大行罪惡、強暴、放蕩、情慾時,上帝很少以祂的護理叫他感到絕對、普遍的安全;祂倒要暗中叫他們為著無須恐懼的事感到憂驚:縱然不見任何事情能使他們感到恐懼,他們的舉止就彷彿帶著窮途末路般的驚恐。——約翰歐文《智慧:以耶和華為避難所》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義人之死

上帝最近從我們當中取走了一位蒙稱義的人。他臨終的那一天,我也在那裡。我發覺他以一種上乘的原則來運用信心,而這是我這一生直到臨終都渴望擁有的——他有上帝所賜的眼光,能看見祂的智慧、祂的義、祂的恩典、祂的愛、祂的憐憫之中的榮耀,全都彰顯在耶穌基督裡,因耶穌基督拯救了他的靈魂。這是我所知道最榮耀的一項信心的舉動。這些都是他談論自己時所說的話的精意;就如過往我與他談論他靈魂的景況時,他也時常表達了同樣的話:因為像他那樣的人,既不畏懼祂的牧師,也能自由地把自己的想法對牧師說。而我只能把另一樣特質歸給他——一位「滿有憐憫的人」。我們當中有許多人曾經對我說過,他充滿良善、人愛、仁慈,並預備好隨時向眾人行善,常問自己該如何用屈尊、溫柔、謙卑的心來服事最卑微的人與其他人。我先前說過關於他的這些部分,比起來真算不得什麼;而我只要加上這一樣:這是上帝取走義人——上帝在一位義人身上聚斂的實例之一。我們都知道,同樣的特質,包括忠心與有用處,大大顯明在我們當中許多已經被取去的人身上。我向上帝祈求,使我們能「效法那些憑信心和忍耐承受應許的人」(來六12);也祈求使我們這些自稱在上帝面前得蒙稱義的人,能夠留心常存憐憫——就是良善、仁慈、有用,既不自私,也不為自己活,預備要服事人,預備好在有機會的時候,服事全教會的成員與其他人。如果我們是得蒙稱義的人,那就讓我們留心做良善的人,做滿有憐憫、仁慈的人。——摘自約翰歐文《義人之死》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圖:即將離世的西面抱著嬰兒耶穌稱頌主。)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聖徒的根基

圖片
許多人在頑固與剛硬中度日,以醉酒來解渴,從來不過問他們踏入永恆那一刻的景況為何;還有人浪費他們的時間,揮霍他們的靈魂,所種的是虛妄盼望之風,準備要收上帝忿怒的旋風;可是與基督相交的眾聖徒都有這一樣根基——一股深刻、穩固、堅定的信念,深信曉得在上帝面前所必須顯出的義,是絕對不可或缺的。上帝本性的聖潔、祂政權的公義、祂律法的威嚴以及祂忿怒的威嚇,全都在陳列他們面前。他們全都已經自認有罪,看自己彷彿要在罪應得的報應臨到時沈淪。——摘自約翰歐文《與上帝同行》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在上帝旁邊跛著腳 V.S. 與上帝同行

圖片
我們是否自卑,預備好領受上帝在基督裡為我們預備的義了?凡上帝所吸引歸向自己的人,他們心裡都有這等工作;——他們不敢親近這應許,他們也不敢接受基督與祂的義——原先他們心裡頭都是這樣設想的。答案也很常見——這實在不是敬畏,也不是謙遜,而是驕傲。人不曉得怎麼自卑,預備好按著上帝的見證,領受那在他們身外的義:人心不願意自卑;我們倒願意建立自己的義,而不願臣服於上帝的義。那我們的靈魂景況又如何呢?我們清楚明白這點了沒有?如果我們不明白,那頂多只是在上帝旁邊跛著腳,而稱不上是與祂同行了。祂所接納為祂的同伴的,唯有那些明白地接受祂所預備的義的;當人們想盡辦法以自己的智慧與義來抵擋祂的義,用其他東西來向祂代為償付,這樣的人就為祂所嫌惡。——摘自約翰歐文《謙卑與上帝同行》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人的義 V.S. 基督的義

圖片
人清楚認識自己的本分與他自己的義,以及他與上帝同行之路;他看見這些花費他的生命,並佔據他的年日;他曉得自己為此承受了何等痛苦;等候、禁食、勞力、祈禱,這些消耗了他多少精力;他為了對付自己本性慾望,以禁戒犯罪來治死他的肉體,付上了多少代價。這些是人在自己裡頭所做的工作 ,是人的靈所認識的;這些工作向凡是誠實做工的人清楚地擔保,不論他出於什麼目的做工,必要從這些工作獲益。可是論到基督的義──這義在人身外;他看不見這義,經驗不到這義;在他裡頭的靈也不領會這義;他不認識這義,只認識在應許裡所提到、啟示而得的義;只不過在這應許裡,卻也找不到一處特別對這人說,這義是屬於他的,是向他供應的;裡頭只說這義是屬於一切信徒,是供應給他們的。這樣的話,一個人要能夠拋開自己眼睛所見的,轉去尋求眼所不能見的;要能夠拒絕那些清楚應許他在上帝面前有充足享樂與支持的;要能夠拒絕他百分之百確定是他自己的,無法被剝奪的,轉而踏著所應許的話,斗膽前行,抵抗成千上萬的疑惑、恐懼、試探,這些全疾呼基督的義不屬於他;──這需要靈魂在上帝面前自卑;而人心要進到此境可不容易。——摘自約翰歐文《謙卑與上帝同行》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圖:約翰班揚《天路歷程》中基督徒遇十架重擔得解脫。)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使聖靈擔憂(二)

如果靈魂裡頭還殘存一丁點靈活思考的資質,沒有完全因為受到罪的欺瞞而完全剛硬,下面的思考必定會對靈魂產生影響。想想你的身份與本質;想想那位飽受愁苦的聖靈的身份,以及祂向你所施的恩,祂使你的靈魂生發的改變,以及祂在你裡面所成就的事;然後就心感羞愧吧。在那些與上帝同行的人當中,能夠催促人追求全人的聖潔,常保他們的心靈純淨清潔,最大的動機就是——可稱頌的聖靈,就是已經應許要以他們為上帝的殿,住在他們裡面,並要保守他們,使他們與那位住在他們裡頭的相稱的那一位,祂持續不斷地意識到他們內心所款待的對象,以及在祂的殿仍被玷污時所取悅的對象。這比心利的罪還要加重許多,當時眾人還在為百姓的罪哀哭,他卻在摩西與眾人眼前把自己的淫亂帶進全會眾(民廿五6)。聖靈悉心保守祂的帳幕純淨聖潔,而當情慾在這位聖靈獨有的眼目之下(只要我們是信徒,都是如此)受到款待,這難道不是加重了允許情慾的罪,或是忍著只讓情慾停留在心中的罪嗎?——約翰歐文《治死信徒內住的罪》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歐文:使聖靈擔憂(一)

就像一位溫柔、仁愛的朋友,配得他的朋友善待,卻受到他不友善的對待而憂愁,那位溫柔、仁愛的聖靈也是這樣,揀選了我們的心成為居所,並在那裡滿足我們靈魂所渴求的一切。祂在我們在心裡,而我們在同一處藏匿祂的仇敵,就是祂所要毀滅的,這就使聖靈擔憂。「祂並不甘心使人受苦,使人憂愁」(哀歌三33);我們還每天使祂憂愁?有時候是說使祂「擔憂」(參賽六三10),有時候是說祂「心中憂傷」(參創六6),是要表達我們惹怒祂到了極處。——約翰歐文《治死信徒內住的罪》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歐文:只有這件事

圖片
當人與乃縵之流無異,內心暗自想著他在臨門廟拜拜的事(王下五18),「其他的事上,我都願意與上帝同行,但是只有這件事,願上帝饒恕我」,他的景況實在悲哀。說實在,因著蒙受憐憫,就決心要使自己耽溺在某樣罪中,這無疑是與基督徒的無偽完全背道而馳,是假冒偽善之人的徽章,也是「將我們上帝的恩變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猶4)——約翰歐文《治死信徒內住的罪》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圖:臨門廟) 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亞米念派的債務人

什麼?能進入上帝心中,改變祂的旨意——有這樣的東西存在?亞米念回答:「是的,祂願意眾人得救;可是由於受到頑梗、屢勸不聽的惡人所脅迫,祂就不得不讓他們錯過救恩。」然而,報應來了——他們否認上帝有權柄按照祂的旨意行事,卻又賦予上帝權利,能夠做使祂心意滿足的事,讓祂在所面臨的困境中不太需要抱怨。想當然,如果接受這種觀點,祂就是欠了亞米念派的債。盜賊沒有偷的,就算給予了。他們剝奪了上帝的權柄,還留給上帝足夠多的良善,以免祂感到困擾,儘管祂有時候還是被強迫要做一些祂所憎惡的事。他們與他們的同夥——耶穌會士,齊聲對可憐的加爾文抗議,說他有時使用強迫的語氣,形容上帝的護理有效、有能力地施行在人的行為上;但是他們也用同樣的話對待上帝的旨意——這麼做怎麼可能不帶來任何傷害呢!當時候到來,祂當然要為自己辯護,反駁他們的話。——約翰歐文《剖析亞米念主義》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聖約中的上帝

在聖約裡,上帝成了我們的上帝,我們是祂的百姓;也因此,祂一切的屬性都歸給了我們。一旦我們的眼睛打開,就得以看見這約中,有難以置信的困難,有無法想像的阻礙,圍繞攻擊我們。上帝為了不讓我們疑惑,覺得什麼都不足以拯救我們,容我說,祂要說的都已經包在這句話裡了:創十七1,祂說「我是全能的上帝」(萬事都能做)——「我完全有能力成就我所應許的,並且作你的豐富獎賞。我可以挪去一切艱難,駁斥一切反對,赦免一切罪惡,征服一切仇敵:我是萬事都能做的上帝。」你曉得這約和其中一切應許,都是在誰裡頭得批准的,是誰的血使這些有效——就只有在主基督裡;只有在基督裡,上帝才夠向人作萬事都能做的上帝,並且作他的豐富獎賞。——約翰歐文《與上帝相交》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歐文:家中的特權

(上帝)家中的特權,可是無法為其他人帶來益處的。把食物給死人吃有什麼用?他們能夠因食物而茁壯嗎?他們能夠吸收養分而成長嗎?上帝家中的份,是要給活著的靈魂作食物。只有兒女才是活著的,其他的人都死在過犯罪孽之中。人若失去了生命與力量,哪裡還能看出外在的生命徵兆?你只要隨意看看聖徒在上帝家裡所享有的某樣福份,你就會發現不管哪一樣都是為信徒而預備的;把這些福份施予世人,不過是將珍珠丟給豬吃罷了。——約翰歐文《與上帝相交》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歐文:亞米念的巴別塔

圖片
他們(亞米念派)所努力的目的,是要證明人的意志有絕對的自由與獨立性,並且絕對不受控制,以及證明上帝祂不會,喔不,是就算上帝盡了祂一切力量,也無法精確有效地執行任何動作,因此也就無法完成祂自己的目標,無法達成祂自己的目的。這對我來說實在是基督徒最難攻下的山頭;如果他們還能夠成功解釋應許的偉大以及上帝的護理,就人類的觀點來看,也幾乎脫離這世界的現實了。唯有完全剝奪上帝從天上治理人類的權柄,並以自己所造的偶像──自立自足──來取代上帝,叫世界都來崇拜它,才可能樹立起新的偶然性女神。但既然這座巴別塔無法再往上蓋了,願每個人都看出上帝的話是如何拆毀這座建築的。 ——約翰歐文《剖析亞米念主義》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圖:巴別塔)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上帝愛我們的秩序

圖片
上帝愛的光芒臨到我們,是從父發出,由子所帶來,再由聖靈交付給我們;父計劃,子買贖,聖靈有效的運行:這就是祂們的秩序。我們有分於此,則是從聖靈的工作開始,使我們在子的血裡得到實際的好處;於是我們就蒙父悅納。

——約翰歐文《與上帝同行》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公義要求罪必須受刑罰

圖片
上帝已經在他(基督)裡面,將這公義當有的刑罰彰顯在他身上;罪人如果沒有挽回祭介入,就不可能逃離這公義。那些人只用上帝可以按照自己的旨意自由地行動與抉擇,就想解釋補贖的必要性,卻不為基督的死立下不可或缺的公義根基(這讓我憂心);他們反倒將基督的死建基於完全相反的假設之上。可是上帝明明不顧惜祂的獨生子,反倒使他作了贖罪祭,只承認他流血的贖罪功效,於是大大顯明他之所以為罪飽受羞辱、忿怒、患難、愁苦(是祂的聖潔與公義如此要求的)全是出於必須。唯有認識這懲罰性公義的本質,以及認識有必要行刑的原因全在於承擔罪責這項前提,這些才是公義的真知識,能夠在生活中去實踐。如果把懲罰性公義看成是上帝可以選擇實行出來,也可以選擇寬容而不去行的,這就使祂的公義不再是根據祂本性的特質,而是根據祂旨意的自由行動;當祂可以不懲罰仍保有公義,卻執意懲罰時,就是出於壞意志,而不是出於公義。1——約翰歐文《與上帝相交》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圖:亞伯拉罕受命獻獨生子以撒為祭。這位父親也是出於必要而這麼做;面對上帝公義的要求,他沒有其他的選擇。)譯註:歐文的論述起因在於,有人認為上帝刑罰基督,是單純出於祂至高的旨意──「上帝想這麼做,所以就這麼做了。我們沒有辦法追究他做事的原因。祂就是公義,所以祂做甚麼都符合公義。」歐文卻撰文鞏固基督受刑罰的必要性,並以罪必須受刑來支持,一改錯誤的公義觀念。如果上帝可以不刑罰任何一個人,既不刑罰你,也不差派祂的愛子代替你受刑,還能算為公義,卻又執意挑選某個人來刑罰,這就不是公義,而是邪惡的作為。然而真正的公義是:上帝必須以殘酷的刑罰來報應罪;差別只在於祂是將這刑罰施展在你身上,或者是祂的獨生愛子身上而已。 ↩

為什麼要讀約翰歐文?

圖片
閱讀約翰歐文,像是踏入一處難得一見的世界。每當我重返他的著作,我總在想:「我何必花時間讀其他次級的書?」⋯⋯如果我們能夠接受他的寫作方式並堅持下去(我們堅持越久,對我們就會越容易閱讀),他就必定能帶我們近到耶穌跟前。——傅格森 (Sinclair B. Ferguson)約翰歐文帶給我的,比其他古今的神學家都來得多;而《治死罪》這本書帶給我的,比他所寫的其他書都來得多。——巴刻(J. I. Packer)歐文相當傑出。歐文就是這麼傑出。巴刻說,他和奧古斯丁、路得、加爾文、愛德華茲同等級,位列全世界思想家與牧師的前十名。約翰歐文洞悉靈魂、認識基督,並且極其少數人能像他那樣深諳與基督相交。——約翰派博(John Piper)拉夫雷斯博士在戈登康威爾神學院他所教授的基礎動力學課堂上,要求我們讀《論試探》與《論治死罪》。我就是這樣在1972年發遇見約翰歐文的⋯⋯如果我沒有讀過那本書,我就不會踏入事奉——我的人生也變成一場悲劇。——提姆凱勒(Tim Keller)除了聖經之外,我發覺約翰歐文的著作是幫助我不再故罪復犯最好的書。——萊肯(Philip Graham Ryken)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原出處:http://www.thegospelcoalition.org/blogs/justintaylor/2011/10/10/why-read-john-owen-what-to-read/ 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律法的用途(四)

圖片
總之,律法正確的工作,就是在過犯中揭發罪的可惡,叫謙卑人甦醒過來能自覺有罪,要成為顯露罪的本色的放大鏡;如果你拒絕這樣看待律法,那你就不是用信心來看律法,反倒是內心剛硬,受罪蒙騙,而看不清律法。多少自稱基督徒的人,穿過這道門,走進了完全的背道。他們佯裝自己不受律法限制,同時也不再尋求律法的指引;他們也不再用律法來衡量自己的罪。這根源神不知鬼不覺地一點一滴著手要影響他們實際上的認知,也的確成功佔據了他們的認知,將意志與情感都解放,去尋求各樣的可憎之物。我要用各種方法,奉主的名對你與你的情慾敗壞說話:既然有這些事,當說服你的良心殷勤聆聽律法所要說的。噢!如果你的耳朵打開了,律法必要說話使你戰兢,使你倒臥在地,使你吃驚不已。如果你想要治死你的敗壞,你必須把你的良心和律法繫在一塊,保守良心遠離任何「強詞奪理」或「下不為例」,直到良心明確徹底地恐懼自己的罪惡;這樣的話,就如大衛所說的,「你的罪常在你面前 」。(參詩五一3)——約翰歐文《治死信徒內住的罪》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律法的用途(三)

圖片
不論問題何在,上帝授命於律法,要它四處捕捉罪犯,將他們帶到上帝座前,而他們要在那裏為自己答辯。這就是你現在的景況;律法已經找到你了,而且要把你帶到上帝面前。若你能求得寬赦那倒好;若是不能,律法就必執行它的職務。——約翰歐文《治死信徒內住的罪》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律法的用途(二)

圖片
讓你的良心知道,在你未治死心中的情慾以前,良心無法取得任何證據,證明使你不受罪的能力襲擾,不受定罪;這樣,或許律法會以最好的答辯,為要取得你完整的掌控權,那麼你就失喪了。為此,最好想清楚律法所要說的話。凡是內心深處辯稱自己已經脫離律法定罪的權勢,於是就在心底暗自縱容絲毫罪與情慾產生的人,就算是已經信了福音,也都無法取得任何證據,來證明靈性已經足夠安穩,證明他已經合法脫離罪(那些他假裝自己已從中得解脫的罪)。——約翰歐文《治死信徒內住的罪》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圖:約翰班揚《天路歷程》中的一幅圖畫。其中掃把──代表律法,只能揚起罪的灰塵,唯有水──代表福音,才能制服罪。) 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律法的用途(一)

圖片
當用正直聖潔的律法來控訴你的良心,控訴它犯了你良心裡所顯現出來的罪。當將上帝的聖潔律法帶進你的良心,把你的敗壞埋葬在律法中,並求上帝使律法對你產生影響。要默想律法與它的聖潔、屬靈、嚴竣、內在與絕對,好明白你面對律法無能為力。主在律法中的威嚇,以及祂若使你每一樣過犯都受報應只不過是秉行公義,這些事都當大大影響你的良心。或許你的良心會發明各種手段與藉口,躲避這等默想的能力;例如,認為律法定罪的權勢並不會臨及你,你也不會因此受害;儘管你因律法而不得安寧,你仍然希望它帶給你的困擾可以減輕一些。——約翰歐文《治死信徒內住的罪》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歐文:最大的應許

圖片
有人自稱相信耶穌基督的福音,卻又輕看藐視祂的靈,乃至藐視聖靈對教會聖徒的一切行動、恩賞與分賜。像這樣的人,我們要好好探究他們的景況。基督仍與門徒同在世上時,祂所賜給他們最大的應許,不是應許他們好處,也不是應許他們能完成交付給他們的工作。祂賜給他們最大的應許,莫過於應許賜他們聖靈。祂指示他們當向父求,就像孩子祈求所需要的餅那樣。(路十一18)祂應許賜聖靈,要在他們裡面成為泉源,帶來更新、得力、安慰,一直到永生(約七37-39);此外,也為了要使他們能持續基督託付給他們的事工,直到完成為止。——約翰歐文《與上帝相交》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到了晚上,鴿子回到他那裡,嘴裡叼著一個新擰下來的橄欖葉子,挪亞就知道地上的水退了。他又等了七天,放出鴿子去,鴿子就不再回來了。」──創八11-12 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兩種拜偶像

以其他的頭銜來尊榮父,就是在羞辱父。當人立意將不屬上帝的榮耀與尊貴歸給上帝,就是在拜偶像;因為祂當得的頭銜,說實話,不過只是把一切神性無限的偉大歸給祂。同時,正當人將除此以外的頭銜歸給祂,他們就是在敬拜他們自己所想像的對象,落入了拜偶像。以色列人就是這樣,他們以為鑄造金牛犢可以歸榮耀給上帝,還宣告向耶和華守節的日子(出卅二5)。外邦人對上帝的印象以及他們立意要歸給祂的榮耀也差不多是這樣,正如使徒在羅馬書一23-25所說的。就像前一種是拜偶像,這也是一種拜偶像——把任何應當專歸給上帝的偉大神性歸給受造物。——約翰歐文《基督的位格》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歐文:人的無能

圖片
我們沒有能力完全按照上帝的要求,來回應祂的心意。只有在祂裡面我們才能發現這一點。許多人到今天還不明白這點。要教會一個人,讓他知道他無法做到他應盡的義務,而且如果他做不到就要為此受刑罰,這可不是件簡單的工作。人總是傾盡全力拒絕接受人的無能。姑且不提哲學家狂妄的幻想與聲調,有多少所謂的基督徒,或多或少都不自覺地相信,人有能力守全律法。——約翰歐文《與上帝同行》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那時,耶穌對眾人和門徒講論,說:「文士和法利賽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馬太福音廿三1-3——http://sofromsam.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