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穗

但是路途遙遠,跋涉艱苦,我們容易產生厭倦、失望;一開始希望停下來,接著就完全放棄。總歸這是由兩項因素所構成的: (一)失去成功的希望; (二)對義務心生厭倦。執行義務時,我們的手下垂了,我們的腳發痠了。      觀察一:在各樣患難與苦楚中,我們都必須全心戒備這件惡事。許多人都是...
我們應當以妒忌之情,來守護自己常處在免受苦難的那種喜樂狀態中,以免我們脫離上帝家的訓則。——我不同意某些僧侶,像是西琴斯廉(Circumcelliones)一黨的看法:苦難值得我們追求,至於釘死自己就不那麼重要了;我倒認為,我們可以祈求,凡上帝應許要給祂所納為兒子的,我們一樣也不...
在我們一切的患難之中,找出並分辨哪些是上帝為父心腸的管教,這實在是出於屬靈的智慧;沒有這等智慧,我們就不能在管教底下約束自己的行為,也無法因管教而學會任何功課。——我們如何看待那些最小的管教,也就如何看待那些最大的管教。 ——摘自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十二章8節 譯者:郭熙安 ...
有些人儘管加入了有形的教會,自稱是信徒,卻無權繼承天上的產業。——他們是私生子;這些兒子或許坐擁恩賜,得享外在的好處,但是他們卻非嗣子。他們不受管教,就是最大的證據了;——這不是說,他們完全免於苦難,因為他們或許也和別人一樣受苦,(因為「人生在世必遇患難,如同火星飛騰。」伯五7)...
凡做上帝兒子,真正蒙接納為嗣子的,在這世上都背負十字架,或者說,都受管教。凡是期待在上帝的家中起居,又不願意受祂管教訓導的,都在欺騙自己。而不管上帝量給我們什麼,這件事就應該叫我們每一個人都以自己的現況為滿足。 ——摘自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十二章8節 譯者:郭熙安 Samue...
⋯⋯上帝的良善、恩慈、仁愛、溫柔。我們的心靈必須甘願降服,相信這一切都包含在上帝的安排裡頭。我只需要提出一處經文,希伯來書十二1~ 6,使徒在這裡論及這點;再加上何西阿書十四9,何西阿總結說,上帝對待祂的百姓各有不同,分賜給他們的也不同。 在上帝一切的安排中,我們的心應當謙卑服從...
想想看,要是義人僅僅得救,那麼你——還有其他人,他們就像你一樣,好譏笑、無視聖禮、厭惡敬虔的權柄、嫌憎信仰的純一——將來要何去何從呢?你的驕傲愚昧、拘泥形式、不冷不熱、盲目迷信,以及你的同伴朋友、每日言行,全都說明了你完全與信徒沾不上邊,容我這麼問,你的結局又將如何呢? 想想你在...
既得蒙赦罪,又得蒙稱義,我們就與上帝和好——持續在祂面前蒙悅納。再也沒有任何事物能用來控告我們:那些事物都已經藉著基督撤除,並釘在祂的十字架上,而且是牢牢地釘在那裡;撤銷的過程既公開又合法,於是就不能再當作罪證。若是罪證已經公然撤銷,而且釘在所有人都看得到的地方,在人間,還有哪處...
上帝最近從我們當中取走了一位蒙稱義的人。他臨終的那一天,我也在那裡。我發覺他以一種上乘的原則來運用信心,而這是我這一生直到臨終都渴望擁有的——他有上帝所賜的眼光,能看見祂的智慧、祂的義、祂的恩典、祂的愛、祂的憐憫之中的榮耀,全都彰顯在耶穌基督裡,因耶穌基督拯救了他的靈魂。這是我所...
許多人在頑固與剛硬中度日,以醉酒來解渴,從來不過問他們踏入永恆那一刻的景況為何;還有人浪費他們的時間,揮霍他們的靈魂,所種的是虛妄盼望之風,準備要收上帝忿怒的旋風;可是與基督相交的眾聖徒都有這一樣根基——一股深刻、穩固、堅定的信念,深信曉得在上帝面前所必須顯出的義,是絕對不可或缺...
我們是否自卑,預備好領受上帝在基督裡為我們預備的義了?凡上帝所吸引歸向自己的人,他們心裡都有這等工作;——他們不敢親近這應許,他們也不敢接受基督與祂的義——原先他們心裡頭都是這樣設想的。答案也很常見——這實在不是敬畏,也不是謙遜,而是驕傲。人不曉得怎麼自卑,預備好按著上帝的見證,...
人清楚認識自己的本分與他自己的義,以及他與上帝同行之路;他看見這些花費他的生命,並佔據他的年日;他曉得自己為此承受了何等痛苦;等候、禁食、勞力、祈禱,這些消耗了他多少精力;他為了對付自己本性慾望,以禁戒犯罪來治死他的肉體,付上了多少代價。 這些是人在自己裡頭所做的工作 ,是人的...
如果靈魂裡頭還殘存一丁點靈活思考的資質,沒有完全因為受到罪的欺瞞而完全剛硬,下面的思考必定會對靈魂產生影響。想想你的身份與本質;想想那位飽受愁苦的聖靈的身份,以及祂向你所施的恩,祂使你的靈魂生發的改變,以及祂在你裡面所成就的事;然後就心感羞愧吧。在那些與上帝同行的人當中,能夠催促...
就像一位溫柔、仁愛的朋友,配得他的朋友善待,卻受到他不友善的對待而憂愁,那位溫柔、仁愛的聖靈也是這樣,揀選了我們的心成為居所,並在那裡滿足我們靈魂所渴求的一切。祂在我們在心裡,而我們在同一處藏匿祂的仇敵,就是祂所要毀滅的,這就使聖靈擔憂。「祂並不甘心使人受苦,使人憂愁」(哀歌三3...
當人與乃縵之流無異,內心暗自想著他在臨門廟拜拜的事(王下五18),「其他的事上,我都願意與上帝同行,但是只有這件事,願上帝饒恕我」,他的景況實在悲哀。說實在,因著蒙受憐憫,就決心要使自己耽溺在某樣罪中,這無疑是與基督徒的無偽完全背道而馳,是假冒偽善之人的徽章,也是「將我們上帝的恩...
什麼?能進入上帝心中,改變祂的旨意——有這樣的東西存在?亞米念回答:「是的,祂願意眾人得救;可是由於受到頑梗、屢勸不聽的惡人所脅迫,祂就不得不讓他們錯過救恩。」然而,報應來了——他們否認上帝有權柄按照祂的旨意行事,卻又賦予上帝權利,能夠做使祂心意滿足的事,讓祂在所面臨的困境中不太...
在聖約裡,上帝成了我們的上帝,我們是祂的百姓;也因此,祂一切的屬性都歸給了我們。一旦我們的眼睛打開,就得以看見這約中,有難以置信的困難,有無法想像的阻礙,圍繞攻擊我們。上帝為了不讓我們疑惑,覺得什麼都不足以拯救我們,容我說,祂要說的都已經包在這句話裡了:創十七1,祂說「我是全能的...
(上帝)家中的特權,可是無法為其他人帶來益處的。把食物給死人吃有什麼用?他們能夠因食物而茁壯嗎?他們能夠吸收養分而成長嗎?上帝家中的份,是要給活著的靈魂作食物。只有兒女才是活著的,其他的人都死在過犯罪孽之中。人若失去了生命與力量,哪裡還能看出外在的生命徵兆?你只要隨意看看聖徒在上...
他們(亞米念派)所努力的目的,是要證明人的意志有絕對的自由與獨立性,並且絕對不受控制,以及證明上帝祂不會,喔不,是就算上帝盡了祂一切力量,也無法精確有效地執行任何動作,因此也就無法完成祂自己的目標,無法達成祂自己的目的。這對我來說實在是基督徒最難攻下的山頭;如果他們還能夠成功解釋...
上帝愛的光芒臨到我們,是從父發出,由子所帶來,再由聖靈交付給我們;父計劃,子買贖,聖靈有效的運行:這就是祂們的秩序。我們有分於此,則是從聖靈的工作開始,使我們在子的血裡得到實際的好處;於是我們就蒙父悅納。   ——約翰歐文《與上帝同行》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
上帝已經在他(基督)裡面,將這公義當有的刑罰彰顯在他身上;罪人如果沒有挽回祭介入,就不可能逃離這公義。那些人只用上帝可以按照自己的旨意自由地行動與抉擇,就想解釋補贖的必要性,卻不為基督的死立下不可或缺的公義根基(這讓我憂心);他們反倒將基督的死建基於完全相反的假設之上。可是上帝明...
  閱讀約翰歐文,像是踏入一處難得一見的世界。每當我重返他的著作,我總在想:「我何必花時間讀其他次級的書?」⋯⋯如果我們能夠接受他的寫作方式並堅持下去(我們堅持越久,對我們就會越容易閱讀),他就必定能帶我們近到耶穌跟前。 ——傅格森 (Sinclair B. Ferguson)...
總之,律法正確的工作,就是在過犯中揭發罪的可惡,叫謙卑人甦醒過來能自覺有罪,要成為顯露罪的本色的放大鏡;如果你拒絕這樣看待律法,那你就不是用信心來看律法,反倒是內心剛硬,受罪蒙騙,而看不清律法。 多少自稱基督徒的人,穿過這道門,走進了完全的背道。他們佯裝自己不受律法限制,同時也不...
不論問題何在,上帝授命於律法,要它四處捕捉罪犯,將他們帶到上帝座前,而他們要在那裏為自己答辯。這就是你現在的景況;律法已經找到你了,而且要把你帶到上帝面前。若你能求得寬赦那倒好;若是不能,律法就必執行它的職務。 ——約翰歐文《治死信徒內住的罪》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
讓你的良心知道,在你未治死心中的情慾以前,良心無法取得任何證據,證明使你不受罪的能力襲擾,不受定罪;這樣,或許律法會以最好的答辯,為要取得你完整的掌控權,那麼你就失喪了。為此,最好想清楚律法所要說的話。凡是內心深處辯稱自己已經脫離律法定罪的權勢,於是就在心底暗自縱容絲毫罪與情慾產...
當用正直聖潔的律法來控訴你的良心,控訴它犯了你良心裡所顯現出來的罪。當將上帝的聖潔律法帶進你的良心,把你的敗壞埋葬在律法中,並求上帝使律法對你產生影響。要默想律法與它的聖潔、屬靈、嚴竣、內在與絕對,好明白你面對律法無能為力。主在律法中的威嚇,以及祂若使你每一樣過犯都受報應只不過是...
有人自稱相信耶穌基督的福音,卻又輕看藐視祂的靈,乃至藐視聖靈對教會聖徒的一切行動、恩賞與分賜。像這樣的人,我們要好好探究他們的景況。基督仍與門徒同在世上時,祂所賜給他們最大的應許,不是應許他們好處,也不是應許他們能完成交付給他們的工作。祂賜給他們最大的應許,莫過於應許賜他們聖靈。...
以其他的頭銜來尊榮父,就是在羞辱父。當人立意將不屬上帝的榮耀與尊貴歸給上帝,就是在拜偶像;因為祂當得的頭銜,說實話,不過只是把一切神性無限的偉大歸給祂。同時,正當人將除此以外的頭銜歸給祂,他們就是在敬拜他們自己所想像的對象,落入了拜偶像。以色列人就是這樣,他們以為鑄造金牛犢可以歸...
我們沒有能力完全按照上帝的要求,來回應祂的心意。只有在祂裡面我們才能發現這一點。許多人到今天還不明白這點。要教會一個人,讓他知道他無法做到他應盡的義務,而且如果他做不到就要為此受刑罰,這可不是件簡單的工作。人總是傾盡全力拒絕接受人的無能。姑且不提哲學家狂妄的幻想與聲調,有多少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