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5的文章

約翰歐文:光聽過福音,算不上特權

有福音傳給我們,這是極大的特權。勉強皈依基督教的人,光有福音傳給他們,還算不上是什麼特權。1——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因為有福音傳給我們,像傳給他們一樣;只是所聽見的道於他們無益,因為他們沒有信心與所聽見的道調和。——希伯來書四2譯註:經文將如今信福音的「我們」與當初在曠野倒斃的「他們」分開來。因此首先講「我們」得以聽見福音,這肯定是極大的特權;死在曠野的「他們」即便聽過福音,也享受不到福音的應許,這不見得比某些沒有聽過福音的人好。(參路十二48) ↩

約翰歐文:小心避免背道

許多人有福音的應許傳給他們聽,使他們可以信,他們卻因自己的罪,無法享受到所應許的。信徒應當小心避免的,不只是因不信而冷淡退後,還有一切公然的叛教,以及遭遇困苦試煉時可能背道的機會。——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我們既蒙留下,有進入他安息的應許,就當畏懼,免得我們(原文是你們)中間或有人似乎是趕不上了。
——希伯來書四1

約翰歐文:平靜安穩

人因不信而跌倒,決不叫上帝的應許落空或收回。信徒在福音裡的景況,是平靜安穩的景況,永不動搖。——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我們既蒙留下,有進入他安息的應許,就當畏懼,免得我們(原文是你們)中間或有人似乎是趕不上了。
——希伯來書四1

約翰歐文:福音諸般威嚇的目的

* 福音諸般的威嚇,目的正是要叫人產生畏懼。有各種景況與原因叫人落入這些威嚇的刑罰中,而我們終將要為這些交賬。——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我們既蒙留下,有進入他安息的應許,就當畏懼,免得我們(原文是你們)中間或有人似乎是趕不上了。
——希伯來書四1

約翰歐文:上帝起誓只為敵對不信的罪

一切的不信,總不離頑梗悖逆。上帝攻擊不信之人最嚴厲的酷刑,正因他們的不信而顯出公義,也因此顯出榮耀來。上帝起誓,只為敵對一種罪,就是不信的罪。——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又向誰起誓,不容他們進入他的安息呢?豈不是向那些不信從的人嗎?——希伯來書三18

約翰歐文:上帝仍為自己存留了餘數

許多人聽見了上帝的話語,卻與他們無益,反倒只加重了他們的罪。即便是教會幾乎完全公然離經叛道之時,上帝仍然為自己存留了餘數,使他們憑著信而順服,為祂作見證。上帝為自己藏了少數——通常是極其少數,來制衡悖逆行惡的絕大多數。——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那時,聽見他話惹他發怒的是誰呢?豈不是跟著摩西從埃及出來的眾人嗎?
——希伯來書三16但我在以色列人中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與巴力親嘴的。
——列王記上十九18境內剩下的人若還有十分之一,也必被吞滅,像栗樹、橡樹雖被砍伐,樹𣎴子卻仍存留。這聖潔的種類在國中也是如此。
——以賽亞書六13

約翰歐文:與基督聯合

與基督聯合,是一切屬靈享樂、盼望的指導原則與衡量標準。——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我們若將起初確實的信心堅持到底,就在基督裡有分了。——希伯來書三14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什麼。——約十五5

湯瑪士.布魯克斯:治死罪的最好辦法

我曾讀到五個人,當被問到治死罪的最好辦法,所提出的答案:第一個說,「治死罪的最好辦法,就是思想罪的可怕。」第二個說,「治死罪的最好辦法,就是思想審判日的威嚴。」第三個說,「治死罪的最好辦法,就是思想天堂的喜樂。」第四個說,「治死罪的最好辦法,就是思想地獄的折磨。」第五個說,「治死罪的最好辦法,就是思想基督的受死與受難。」無疑最後一個人切中了要害!每天仰望流血、嘆息、將死的救主——是唯一能夠制服、治死所愛罪孽的方法。

約翰歐文:罪的毒害與解藥

罪的陰險惡毒,就在於它不時用盡各樣方法隱藏偽裝自己。罪的最佳解藥,便是心裡回想罪的性情與傾向。——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弟兄們,你們要謹慎,免得你們中間或有人存著不信的惡心,把永生上帝離棄了。——希伯來書三12因為罪趁著機會,就藉著誡命引誘我,並且殺了我。
——羅馬書七11(圖:保羅被藏於柴薪中的毒蛇咬,隨即將蛇在火中。參使徒行傳二十八章。)

約翰歐文:背道的根源

所有的冷淡退後,所有的背道,不管是想法上或行為上的,也不管是事奉二主或是完全背棄,根源都在於不信。——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弟兄們,你們要謹慎,免得你們中間或有人存著不信的惡心,把永生上帝離棄了。——希伯來書三12

約翰歐文:不信的惡心拒絕特定的福音教義

每一位信徒在各種情況底下,都應當專一,免得在任何時間點,因著任何事,在他裡面存著不信的惡心。不信會拒絕特定的福音教義;諸如:在世上既困苦又受人藐視的拿撒勒人耶穌,是上帝的兒子,是世界的救主,是主是基督。同樣這一位耶穌被釘十字架,死了。藉由他的順服、死、流血,才能得著救贖、赦罪之恩、脫離將來的憤怒、公義、蒙上帝悅納。若非藉著他,就不能得著。罪人要藉著這位耶穌基督得著赦罪之恩、公義、蒙上帝救贖,其方法與管道就是:藉由他的犧牲、他的死與流血,自願承受罪的刑罰,來平息上帝的忿怒,滿足上帝的公義,成全上帝的律法。1——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弟兄們,你們要謹慎,免得你們中間或有人存著不信的惡心,把永生上帝離棄了。——希伯來書三12譯註:顯然這些教義,都著重在基督論,又側重於救恩論中與基督相關的部分。 ↩

約翰歐文:警醒看守

為要好好持續我們的信仰,使榮耀歸給上帝,又使我們的靈魂得益處,我們需要非常小心注意、警醒謹慎。每個教會、每位信徒都當按著本分,敬虔而忌邪地照料、看守著全體,免得他們當中出現偏離基督與福音的前兆。1——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弟兄們,你們要謹慎,免得你們中間或有人存著不信的惡心,把永生上帝離棄了。——希伯來書三12譯註:歐文在此強調個人對群體的責任。 ↩

湯米克萊頓:不顯眼的基督徒

里昂繼續描述他所謂不顯眼的基督徒:[pullquote]除非被逼,否則他寧願隱藏自己不引人注意。[/pullquote]「他對於出名的熱忱和渴望,還有衡量偉大的標準全都改變了。家庭是他主要的使命所在。他在聖經之中找不到『成為卓越』的呼召。他並非胸無大志,只是他的夢想無關乎爬得比他的弟兄更高。除非被逼,否則他寧願隱藏自己不引人注意。他安穩不動搖;而且是藉著恩典得穩固。恩典最讓我們感到驚奇之處,其中之一就是:恩典竟然在如此平凡的人物身上運行。」——湯米克萊頓(Tommy Clayton)〈不顯眼的信心〉來源:http://www.gty.org/Blog/B110104

約翰弗拉威爾:聖經教導我們如何生活、受苦、死亡

聖經教導我們的是,最美好的生活方式、最崇高的受苦方式、與最蒙安慰 的死亡方式。——約翰弗拉威爾

史蒂夫勞森:約翰歐文為唯獨聖經辯護

摘自2013年凡火特會, 史蒂夫勞森的信息〈清教徒堅守唯獨聖經〉。這帶我們進到第三點:約翰歐文為唯獨聖經辯護。同樣在牛津大學這所學校裡,有知識高塔、神學天才約翰歐文,受英國攝政王克倫威爾(Oliver Cromwell,1653-1658)任命為副校長,主持牛津大學的一切學務工作,可不是巧合。是上帝把他放在那裡。如果有誰能夠剖析貴格會神學,那就非這位偉大的清教徒約翰歐文莫屬。約翰歐文時任克倫威爾的個人牧師,也向英國議會講道。自查理一世斷頭,君主政體終結以降,約翰歐文就在議會講道。這位智者的神學著作,經過一位牧師的研究,集結成二十三冊;他致力於對抗的,是這股帶著自己的新啟示,要偏離唯獨聖經的「靈恩情感」。而約翰歐文承認,更深層的問題就在於唯獨聖經上頭。他直搗黃龍,切入問題的癥結,點出問題就在於唯獨聖經。1659年,歐文寫下他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對迷信者為聖經抗辯》,來回應貴格會的侵犯。這本書一共有四張,我要聚焦於第三章,〈論聖經的完美〉。約翰歐文基於上帝的道完美充足這項基礎,控訴這些靈恩亂象喪失了理智。約翰加爾文早在一個世紀以前(我們昨天談過了),與放縱派(Libertines)與重洗派(Anabaptists)爭辯同樣的議題。他在神學上精確地將上帝的道與使徒職分相連,並且說,神蹟之所以伴隨著使徒,是因為當時有新的啟示要賜下。約翰歐文卻要不同的論證來辯護他的立場。他主張,上帝成文的道——從創世紀到啟示錄——完美充足,而教會與信徒的屬靈生活中,要從上帝領受的啟示,所需要的一切,都記載在神的道裡面。不需要增添什麼了,因為它已經完美了。要在上帝成文的道上增添或刪減什麼,都等同於在抨擊聖經的完美。約翰歐文用以下這段聲明,開始了他的抗辯。相信我,儘管句子冗長,一寫就是一大段,我已經去蕪存菁,方便我們接下來的探討。他寫道:聖經是穩固的、普遍的、完美的、永不動搖的敬拜準則,不給任何新啟示留下餘地。 「 聖經是穩固的」,意思是,永遠不變、永存不朽、永恆不改的。相較於特殊啟示,聖經是「普遍的」啟示。聖經是恩典的普遍管道。「完美的」,意思是,上帝的道無法再改進了,它一無所缺。是「永不動搖的……準則」。 是給每個世代、每塊大陸、每時每地、每個教會、每個信徒的。「敬拜」,麥卡瑟博士在這次特會已經解釋過,是我們向著上帝首要的本分。「不……留下餘地」你知道不留餘地是什麼意思吧?「不給任何新啟示…

約翰歐文:引發上帝大怒的是大罪

每逢看見罪引起上帝大發義怒,都是要教導人,罪惡在他們裡頭有何其大。——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聖靈有話說:你們今日若聽他的話,就不可硬著心,像在曠野惹他發怒、試探他的時候一樣。在那裡,你們的祖宗試我探我,並且觀看我的作為有四十年之久。所以,我厭煩那世代的人,說:他們心裡常常迷糊,竟不曉得我的作為!我就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希伯來書三7-11世界在上帝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強暴。上帝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上帝就對挪亞說: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因為地上滿了他們的強暴,我要把他們和地一併毀滅。你要用歌斐木造一隻方舟……——創世記六11-14

約翰歐文:從不認識上帝道路的人

沒有人會藐視、撇棄上帝的道路,除了那些從來不認識上帝道路的人。——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聖靈有話說:你們今日若聽他的話,就不可硬著心,像在曠野惹他發怒、試探他的時候一樣。在那裡,你們的祖宗試我探我,並且觀看我的作為有四十年之久。所以,我厭煩那世代的人,說:他們心裡常常迷糊,竟不曉得我的作為!我就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
——希伯來書三7-11只是你們不信,因為你們不是我的羊。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著我。
——約翰福音十26-27

約翰歐文:罪與悖逆的根源——內心乖謬

上帝的心關切人的罪行,特別是那些稱作祂百姓的人所犯的罪。上帝看待人的眾罪,最重視一項原則,就是內心。凡惹動上帝忿怒的罪與悖逆,其根源在於內心乖謬,即便得知上帝應許順服的人得獎賞,仍然選擇罪,過於選擇順服。——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聖靈有話說:你們今日若聽他的話,就不可硬著心,像在曠野惹他發怒、試探他的時候一樣。在那裡,你們的祖宗試我探我,並且觀看我的作為有四十年之久。所以,我厭煩那世代的人,說:他們心裡常常迷糊,竟不曉得我的作為!我就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
——希伯來書三7-11

約翰歐文:上帝護理之工的目的——信靠

上帝對一個人、一間教會、一個國家所做的一切工作——祂施展大能所成就的護理之工,目的是要使他們生出信心與倚靠。1——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聖靈有話說:你們今日若聽他的話,就不可硬著心,像在曠野惹他發怒、試探他的時候一樣。在那裡,你們的祖宗試我探我,並且觀看我的作為有四十年之久。所以,我厭煩那世代的人,說:他們心裡常常迷糊,竟不曉得我的作為!我就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
——希伯來書三7-11約書亞對眾民說:「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古時你們的列祖,就是亞伯拉罕和拿鶴的父親他拉,住在大河那邊事奉別神,我將你們的祖宗亞伯拉罕從大河那邊帶來,領他走遍迦南全地,又使他的子孫眾多,把以撒賜給他;又把雅各和以掃賜給以撒,將西珥山賜給以掃為業;後來雅各和他的子孫下到埃及去了。我差遣摩西、亞倫,並照我在埃及中所行的降災與埃及,然後把你們領出來。我領你們列祖出埃及,他們就到了紅海;埃及人帶領車輛馬兵追趕你們列祖到紅海。你們列祖哀求耶和華,他就使你們和埃及人中間黑暗了,又使海水淹沒埃及人。我在埃及所行的事,你們親眼見過。你們在曠野也住了許多年日。我領你們到約旦河東亞摩利人所住之地。他們與你們爭戰,我將他們交在你們手中,你們便得了他們的地為業;我也在你們面前將他們滅絕。那時,摩押王西撥的兒子巴勒起來攻擊以色列人,打發人召了比珥的兒子巴蘭來咒詛你們。我不肯聽巴蘭的話,所以他倒為你們連連祝福。這樣,我便救你們脫離巴勒的手。你們過了約旦河,到了耶利哥;耶利哥人、亞摩利人、比利洗人、迦南人、赫人、革迦撒人、希未人、耶布斯人都與你們爭戰;我把他們交在你們手裡。我打發黃蜂飛在你們前面,將亞摩利人的二王從你們面前攆出,並不是用你的刀,也不是用你的弓。我賜給你們地土,非你們所修治的;我賜給你們城邑,非你們所建造的。你們就住在其中,又得吃非你們所栽種的葡萄園、橄欖園的果子。』現在你們要敬畏耶和華,誠心實意地事奉他,將你們列祖在大河那邊和在埃及所事奉的神除掉,去事奉耶和華。」——約書亞記廿四2-14譯註:要理解歐文在此處的意思,就需要明白上帝在怒中咒詛那個世代的人四十年以後,是如何藉此使下一個世代的人生發信心並進入迦南。請見約書亞記廿四章。 ↩

約翰歐文:離群索居的虛妄

沒有一處地方,包括遠離塵囂、離群索居的曠野,可以保證人不會犯罪,不會受苦,不會惹動上帝忿怒,不會受刑罰。1——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聖靈有話說:你們今日若聽他的話,就不可硬著心,像在曠野惹他發怒、試探他的時候一樣。在那裡,你們的祖宗試我探我,並且觀看我的作為有四十年之久。所以,我厭煩那世代的人,說:他們心裡常常迷糊,竟不曉得我的作為!我就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希伯來書三7-11譯註:歐文藉由這段經文指出,羅馬公教的修士為了度過聖潔生活,想要遁入山林隱居,是虛妄無益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