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5的文章

約翰歐文:實行禱告

圖片
上帝的靈施恩為我們的軟弱供應了祈禱,使忠心的人不住地禱告。因他領悟了福音,就享受與上帝自己相交。他藉著實行禱告,因著與主團契而日日成長,在他裡頭的靈魂也見證了他的長進,並得救的知識與確據也日漸加增。像這樣的人——這樣福音的學生——正逐漸踏進上帝約中的奧秘,歸入基督耶穌裡聖徒的行列,並且不斷成長,越來越具有我們元首、萬物之主的形象。——摘自約翰歐文《聖經神學——從亞當到基督的神學史》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譯註:我們的祈禱是出自聖靈的供應,因為祂被稱為「施恩叫人懇求的靈」。(亞十二10 )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神聖默想

圖片
如果一位學生費盡心力,只為了以滿屋子的事實來充實他的頭腦,卻忽略神聖默想這項崇高的管道,他就要白白勞力卻不見長進,他對教會全體也無法發揮任何真正實踐價值,更尋不見他自己有永遠穩妥的救恩。上帝的道是靈魂的養分。我們所得救恩的亮光與隨救恩賜下的屬靈恩賜,都受上帝的道滋養。前者是為著我們無以言說的安慰,後者是為了使我們服事別人。——摘自約翰歐文《聖經神學——從亞當到基督的神學史》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年日都掌握在祂手裡

圖片
我們在這世上無法享有平安,除非我們準備好要遵從上帝的旨意,至死不渝。我們的年日都掌握在祂手裡,隨祂任意處置。我們必須要竭盡所能接受這點。——約翰歐文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基督永遠是上帝

圖片
當祂在我們的本性(譯按:就是指人性)中,取了奴僕的樣式,祂成了過去祂從沒有過的樣子,但是祂仍然沒有失去祂神性中以往一直都有的性質。祂既是上帝,就永遠不能停止當上帝。——約翰歐文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思考真理

圖片
神學生常犯的一項錯誤,就是夜以繼日坐著翻遍那些系統神學——福音在其中只被歸納成幾項要點、條文——他們學習、汲取這些要點,卻不自己思考真理。這樣的人永遠無法從上帝的道裡領受祂旨意中任何的新啟示。1——摘自約翰歐文《聖經神學——從亞當到基督的神學史》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譯註:歐文相信聖經寫成之後再也沒有私自領受的啟示(private revelation)賜下,信徒所擁有唯一啟示的來源就是聖經本身。因此,這裡所說的「新啟示」,並非獨立於聖經之外的啟示,像是聽見奇異的聲音或看見異象、異夢。歐文指的是聖經寫成的完整啟示之中,人按著自己對聖經的理解程度,不斷從聖經裡逐漸領會他過去沒有想過的「新啟示」。這啟示對於領受的人而言,仍是新的,也是過往既有系統神學的歸納工作可能忽略的。 ↩

約翰歐文:上帝的忿怒

圖片
你當回想大衛與他一切的患難!你當觀看他遁入曠野,並思想上帝的手加在他身上。假使上帝在怒中擊殺你的孩子,在怒中毀壞你的產業,在怒中打斷你的骨頭,在怒中使你因醜聞與斥責感到難堪,在怒中殺你、毀壞你、使你躺臥在黑暗之中,難道這些對你來說都算不得什麼嗎?祂為著你的緣故,連帶懲罰、損壞、拆毀別人,也算不得什麼嗎?希望你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不是說上帝在怒中總是行這些事情;願上帝不要這樣行!我的意思是,當上帝這樣對待你,你的良心也與祂同證你是如何激動上帝的忿怒,你就要發現是祂使你的靈魂飽受苦楚。如果你不懼怕這些事情,恐怕你的心已經剛硬了。——約翰歐文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譯註:這段話在描述撒母耳記下十一、十二章裏大衛犯罪惹上帝忿怒的始因,其影響遠及大衛家族中的爭鬥,全都包含在先知拿單宣告上帝審判的一句話中——「刀劍必永不離開你的家」(撒上十二10)。

約翰歐文:看輕罪

圖片
凡看輕罪的,未曾看重上帝。——約翰歐文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歐文:測不透的深海

圖片
每當我們思想基督與祂的榮耀,都必須用欽佩、崇愛與感恩的心來思想。因為我們思想與喜愛的對象,是我們這一生無法完全領會的——是片測不透的深海。如果我們靈性得復興,恩典便會叫靈魂一切的功能針對這榮耀的對象發揮各自的能力。——摘自約翰歐文《基督的榮耀》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譯註:所謂「靈魂一切的功能」一般可歸納為三項靈魂顯著的功能,即:意志、情感、思想。這表示人的靈魂,能夠憑意志下決定,能夠以情感去感受,能夠有思想做推論。歐文在這段篇幅裡主要提及思想基督與愛戴基督,這是在發揮靈魂中思想與情感的功能。 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基督是這七樣

圖片
一、祂是道路:沒有祂,人是該隱、遊蕩者、浪子。
二、祂是真理;沒有祂,人是說謊者,就像魔鬼一樣,他是自古就是說謊的。
三、祂是生命;沒有祂,人是死的,死在過犯與罪孽中。
四、祂是;沒有祂,人就在黑暗中,不知道要往哪裡去。
五、祂是葡萄樹;那些不連於祂的人是枯乾的枝子,預備要丟進火裡。
六、祂是磐石;人若不在祂上面建造,就要被大水沖走。
七、祂是阿拉法俄梅戛,是首先與末後的,是創始與成終的,是我們救恩的開工者與竣工者。——摘自約翰歐文講章《觀看永不改變、白白賞賜的仁慈》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都比不上恩典一件

圖片
蓋在沙土上的房子通常蓋得比較高,有比較多漂亮的胸牆與城垛、窗戶與裝飾,蓋在磐石上的就相形遜色;可是所有賞賜與好處都比不上恩典一件。——約翰歐文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派博:約翰歐文的講道信念

圖片
支配歐文的信念如下:「一個人的講道對別人要有幫助,他必須對自己的靈魂也傳講同樣的道。他要提供給別人的食物,要是自己無法進食並消化成長,那要使別人覺得這食物美味,就不太可能了;更確切地說,除非他先自己嚐過,否則他就不能知道他提供的食物有沒有毒。如果道沒有帶著權柄進駐我們裡面,我們就不可能帶著權柄傳道給別人。」這就是歐文的信念,支持著他度過滿是爭議與衝突的繁忙公眾生活。每當他著手為一項真理辯護,他首先尋求讓這真理深入他的內心,並且獲得真實的屬靈經歷,免得在辯論中顯得造作,徒留手勢與花招。他在戰場上穩健的原因,不外乎他親身體驗了真理,結出了聖潔的果子,並且曉得上帝就在這真理之中。——摘自約翰派博於1994伯利恆牧者特會的講道《我活著的主要目的:治死罪與全方面聖潔——省思約翰歐文的生命與思想》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原文刊載連結:http://www.desiringgod.org/biographies/the-chief-design-of-my-life-mortification-and-universal-holiness#_ftnref13

約翰歐文:犯罪慣了

圖片
犯罪慣了使人不再對罪敏銳,今世的風俗使人不再以世界為恥。——約翰歐文

約翰歐文:假自由

多少人追求他們所謂的「自由」。他們辯稱,他們可以做自己所喜歡的,可以嘗試他們所要的,於是就四處奔波,去投靠每個誘騙者與推銷錯誤觀念的人。結果呢?他們幾乎都受了傷,大部份的人也失去了信仰。每個懼怕犯罪的人,都應當懼怕試探。罪與試探的結盟太過緊密,無法分開。撒旦已將這兩樣靠在一塊兒,難以分離。凡不恨惡果子的,都喜愛樹根。——約翰歐文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派博:約翰歐文人生終末的盼望

圖片
歐文生命走到盡頭時所做的最後一件事情是與基督相交,寫作一本後來以《默想基督的榮耀》為題出版的著作。他的朋友威廉・潘恩正幫助他編輯這著作。鄰近編輯尾聲時,歐文說:「潘恩弟兄,期盼已久的日子終於來了,當這日,我將要以另一種從沒有過的方式,也是在這世上無法採取的方式看見這榮耀。」但是歐文過去看見了比我們當中大多數人看見的榮耀更多,這是他以為人聖潔聞名的原因,因為保羅這樣教導我們,而這也是歐文所相信的:「我們眾人既然敞著臉得以看見主的榮光⋯⋯就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林後三18)——摘自約翰派博於1994伯利恆牧者特會的講道《我活著的主要目的:治死罪與全方面聖潔——省思約翰歐文的生命與思想》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原文刊載連結:http://www.desiringgod.org/biographies/the-chief-design-of-my-life-mortification-and-universal-holiness#_ftnref13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哀慟與自卑

圖片
保守我們的靈魂持續處於哀慟與自卑的狀態,是智慧最必要的部份……這與信靠福音所帶給我們的安慰和喜樂並無二致,因為要使安慰與喜樂以當有的方式進入靈魂,這狀態是唯一的辦法。——摘自約翰歐文《罪與恩典的管轄》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用盡所有辦法恢復他

圖片
先前我論斷他擁有屬靈生命的人,就算現在我看見他一切屬靈生命的證據都顯明他是昏迷的,我也不會論斷他是靈命死亡的。我不論斷他的原因在於:如果你論斷一個人死了,你會忽略他,離開他;可是如果你論斷一個人是昏迷的,雖然每況愈下,你也會用盡所有辦法恢復他的生命。——約翰歐文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按照禱告的內容來生活

圖片
那按照本份去禱告的人,會致力按照他禱告的內容來生活。——約翰歐文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無情

圖片
你能加在父身上最大的憂傷與重擔,你能對祂表現最大的無情,就是不相信祂愛你。——約翰歐文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歐文:善意的謊言

圖片
未信者所看為最好的那些義務,都只不過是善意的謊言。——約翰歐文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沒有舵的船

圖片
眾多固執己見的思想家在行為規範、公平與對錯這些方面,提出互相衝突的觀念。如果在這片汪洋大海中,缺乏上帝親自啟示的絕對價值,我們就成了沒有舵的船,隨波逐流。——約翰歐文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歐文:治死罪唯獨依靠聖靈

人沒有眼睛要看見,或沒有舌頭要說話,比沒有聖靈卻要真的治死罪簡單多了。——約翰歐文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聖經裡有淺灘與深淵

圖片
聖經裡有淺灘與深淵;淺處小羊可以涉水而過,深處大象可以悠游其中。——約翰歐文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盼望得拯救的前提

第二、除非我們預備好自己,否則就配不過這拯救。我曾經在其他場合聽人傳講下面這個想法——這想法我從來不感到喜歡,我越發思考它,就越憎惡它;這想法認為,上帝在拯救祂的百姓時,因祂名的緣故而做工,使祂能夠得到一切榮耀——必需將這拯救看為本乎恩:因此,祂常常在祂的百姓處於既尚未歸正也不在歸正途中的景況時就拯救他們,而祂會在日後以憐憫與恩慈時他們卑微地降服。我知道這看法缺乏任何出於聖經的規則作為根據,從聖經裡也得不到任何例子支持。這才是真理——當這兩件事在教會的得救上同時發生,儘管他們身負重罪與不配,上帝仍會拯救他們,而不需先使他們降卑:首先,當上帝已經藉著祂的話與應許,確立並限定了一段時間,期滿了他們就要得救;再者,在得救以前,他們缺乏降卑的媒介。上帝在以色列人處於不好的情況——是無知、頑梗、不信的世代——下拯救他們脫離埃及;但是這兩件事當時也一起發生了:上帝賜下應許,在四百三十年後,祂會造訪並拯救他們;他們也奉命撇棄埃及一切崇拜的儀式:他們在那裡還不得獻祭;我相信他們也不得守任何安息日,雖然聖經並沒有明說這件事;——他們缺乏敬拜的方式以及對上帝的知識。同樣當上帝拯救以色列人脫離巴比倫時,他們處於非常糟糕的景況;但是上帝當時賜下應許,七十年滿了他們就要得拯救;並且在巴比倫他們並沒有教訓或歸正的媒介——沒有聖殿也沒有獻祭;這些都是禁止的。但是,每當上帝提供人們所有的恩典媒介,使人降卑、歸正、轉回歸向祂自己——就是當這些媒介還存在這世界上之時——人拒絕歸正、謙卑或悔改歸向上帝,上帝仍舊救拔他們脫離苦難,上面這個看法不能從聖經的實例或上帝對待祂教會的方式獲取支持。所以,我們盼望任何這樣的事發生是徒然的。如果我們真的被撇棄多年,落入曠野的景況下,沒有講道、沒有聚會、沒有施行聖禮,也沒有上帝而來的警告或斥責,我們可以盼望上帝會賜我們拯救;但是我們擁有這一切,都還不願意運用現在所擁有的,對於我們來說,沒有理由期待這樣的事發生。所以我說,不論從規則、實例或者理論,在上帝做工使我的內心與生活徹底地改變歸正以先,我不期望拯救發生;這樣,就使預備好在上帝審判臨到時見祂的面,成了不可少的。——摘自約翰歐文講章《預備基督的降臨》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譯注:此文所講的拯救(deliverance)並非特指靈魂的救恩,而是更廣義的救拔,在這裡主要是用來指得救逃過災難。 ht…

約翰歐文:必需的三件事

我知道,我們在審判臨近時必需有這三件事,也就只需要這三件事(其他可能提出的都可以歸納在這三件底下);我們若想要能夠通過——或者說,用正確的方式——執行其中任何一件事,使自己得安慰,也將榮耀歸於上帝,都必需有非凡、非常的預備。這三件事就是:第一、我們自己站在破口防堵,使審判的威脅轉離我們。
第二、若主喜悅施恩賜拯救給我們,我們要配得過這拯救。
第三、要是災難臨到我們,我們能喜樂安舒地經過。——摘自約翰歐文講章《預備基督的降臨》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歐文:審判臨近

聖經在各處,論這一切特殊情況,都明確呼召我們藉著操練恩典,在革新與聖潔上做好特別的準備:「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而「那不信從上帝福音的人將有何等的結局呢?」(參彼前四17)那麼我們的責任是什麼?哎,他說「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是指一切的外在形體),「你們應當怎樣為人,過著聖潔和敬虔的生活?」弟兄們,我們應該一直追求「過著聖潔與敬虔的生活」(參彼後三11,新譯本);可是使徒說:「審判臨近了是我們如此追求的特別動機;——『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沒有錯,既然基督為我們死了,以他的血洗淨我們,又賜聖靈給我們,「我們該當怎樣為人呢?」可是這些偉大的動機並不排除特殊情況的操練,而是為這些操練增補動機。「你們要謹慎,恐怕因貪食、醉酒⋯⋯累住你們的心」——恐怕是因過量地享用上帝的創造。假使這樣又會發生什麼事呢?「那日子就如同網羅忽然臨到你們」——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的日子——審判的日子——大災難降臨的日子。(參路廿一34)「你們應該一直謹慎留意這些事;如果你們的心思沒有因為想到那日子臨近而受影響,『你們就不是我的門徒。』」——摘自約翰歐文講章《預備基督的降臨》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必然、自由、偶然的三種因素

每件在祂之後,也在祂之下發生的事件,上帝已經預備了許多不同類型的因素(causes),以不同方式運作來產生它們的效用;其中有些效用被認為是必然發生的,是它們天性的結構,促使他們做它們所做的,不做它們所不做的;所以太陽發光,火則發熱。只不過,某種角度來看,它們的效用和成果可以看作是偶然與自由的,因為上帝——第一因——的作用力,是它們運作中所必需的;上帝是最自由地按照自己旨意的謀略來行做萬事。這樣,太陽在約書亞的時代停住,而火也沒有燒傷那三個少年人;但原本這些事物是依循本性的必然(necessitate naturae)來運行的,它們的效用被認定是必然的。再者,上帝賦予了某些事物自由與偶然的因素,其中一種它們自己特立獨行,按照上帝的揀選,選擇做這事而不做那事;就如天使與人,在他們自由的各樣行動中,他們表現得他們似乎本可以不這樣做的;另一種,它們不過是意外地生發效用,而它們的行為被我們認定為是偶然的;就像是一把小斧頭,在一個人砍樹的時候從手中滑出去,殺了另一個未曾謀面的人。這樣一來,任何事物無論屬於這些方式裡的哪一種,若非出於上帝的決定(包括本質與樣式)就不會成就,儘管彷彿這些事物的因素是祂可以接受的,——有些出於必然,有些出於自由,有些出於偶然,只不過,這些都是藉由祂的預旨而有的,祂無誤地預見了這些都要成就。但祂這樣行事使萬物顯得自由與偶然這點,遭受亞米念派言詞上的質疑,並且從結果來否定,儘管耶柔米宣稱否定這點將毀壞神性的本質。——約翰歐文《剖析亞米念主義》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預見與預定的區別

出於可能事件巨大、無垠的版圖,上帝按照自己的預旨自由地決定將要成就的事,並且使先前不過是存在可能性的事情有了未來。就如他們慣常的說法,在這預旨後頭跟著的,又如其他人更合適的說法,與這預旨一同發生的,是上帝的先見,他們稱之為「望見的」(visionis);祂以這先見無誤地看見萬事的因果關係,以及萬事將如何在何時成就。這樣一來,這兩種知識有所不同,藉由其一,上帝知曉,可能發生的事才可能成就;藉由其二,上帝知曉,只有不可能的事情將不會成就。萬事由於上帝的大能都有可能,也因為祂的預旨而有了未來。因此(容我這麼說) 第一種知曉的程度在乎上帝的全能,是祂所能做的;另一種知曉的程度則在乎祂確定要做的,或者祂許可發生的事。以這先見,上帝預見了萬事,而唯有祂所預定的事才會發生。——約翰歐文《剖析亞米念主義》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上帝的預知

為了分辨的緣故,神學家將雙重的知識歸給上帝;一方面是直觀或智性的知識,祂預知並透悉一切可能成就的事——也就是祂全能的大力所能成就的一切——不論這些事未來是否存在、會不會實現。是啊,有無限多的事件,從不曾被人看見實現於永恆之中,卻這樣在祂面前敞開、赤裸;因為,在祂手裡不是有創造另一個世界的力量嗎?在祂智慧的庫房中難道沒有謀略,讓祂得以將這世界造成其他的模樣,抑或是根本不創造這個世界嗎? 我們是否承認,祂的護理在每方面的行動力都達到了極致? 否則的話,有數不盡上帝從未在這個世界裡造成的東西,祂就都無法創造了。這樣一來,萬有,以及祂用無窮大能可以造就的其他一切,藉著祂本質的知識,全都預見並曉得了。——約翰歐文《剖析亞米念主義》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歐文:教會的敵人出於這誤解而來攻擊教會

為什麼我們要查究這些保守、護衛教會的緣由與手段呢?理由就是,要藉著發現教會一切仇敵所犯下的大錯,救我們自己脫離那出於罪的恐懼。他們攻擊教會的理由與動機,只要看結三十八10-11就夠了:「主耶和華這樣說:『到那日你心中必起意念,圖謀惡計,說:我要上去攻擊那些沒有城牆的鄉村;我要來攻擊那些生活平靜的人,他們都安然居住,沒有城牆,沒有門閂。』」在任何時代世界敵擋教會的行動都基於這個理由——認為他們沒有防備,都是些窮人,住在沒有城牆也沒有門閂的鄉村。人們前去摧毀或壓制一處,以為對方沒有供給,但是到達那裡卻發現不是這樣,就要可憐地感到失望。在這個時代,人們只在一件事情上說對上帝的百姓不利的話,就是認為他們沒有防備也沒有保護。古人看不見上帝做事的原因;但是當大水要淹沒他們時,詩人告訴我們:「他們一見這城,就驚惶,慌忙逃跑。他們在那裡戰慄恐懼。」(參詩四十八5-6)——「這裏的人所住的鄉村,不是沒有城牆,連門閂也沒有的嗎?看看他們的高塔!看看他們的外郭!根本無法攻擊他們。」一旦上帝使他們看見這景象,基督的權勢護衛著他的百姓,他們將要呼叫山嶺和巖石來掩藏他們以逃避基督震怒的日子,他們將要恐懼驚惶。明白了上帝教會的敵人出於這誤解而來攻擊教會——因為,照他們的想像,教會沒有護衛(而他們最後肯定要發現他們有一位他們既看不見也不認識的護衛)——我們為什麼還要害怕這樣的事發生呢?當他們曉得了自己的仇敵明明搞錯了自己的情況,沒有比這更激勵人心的了。這足夠使世上最不折不夠的懦夫鼓起勇氣。讓我們確定自己是身在有防禦的要塞,清楚我們是屬於錫安的;這樣我們就要看見滿山的火車火馬環繞著我們——有基督掌權,並有基督所賜的應許,以及有上帝鑒察的眼目不住看顧教會。由於缺乏對這些事的默想,採取了世俗對可見之事的觀點與衡量標準,恐懼便臨到我們。——摘自約翰歐文的講章《錫安的榮美與能力》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以為失去了上帝的同在

上帝與祂的教會同在時,可能為了鍛煉教會而使他們遭遇大試煉,連他們都以為失去了上帝的同在;就像在士六12,「耶和華的使者向基甸顯現,對他說:『大能的勇士啊,耶和華與你同在。』」他卻回答說:「唉,我的主,如果耶和華與我們同在,我們怎會遭遇這一切事呢?」——「這一切災厄臨到我們,我們被交在米甸人手裡,受他們壓制與殺害?」他不能相信,如果上帝與他們同在,根據上帝的應許,他們竟能受他們的仇敵如此挫敗。困頓煎熬可能會在上帝仍與祂的教會同在時臨到他們;這樣他們就能夠準備好這麼說,「我的道路向耶和華隱藏,我的案件被我的上帝忽略了。耶和華離棄了我,我的主忘記了我。」(參賽四十27、四十九14)基甸說,「我們遭受這般毀壞,上帝是不可能與我們同在的。」但祂為保護錫安,終將顯現出來,並使自己顯為大。——摘自約翰歐文的講章《錫安的榮美與能力》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約翰歐文:教會的王

指派並立定耶穌基督做教會的王、錫安的王,這是錫安的外郭。這是永不倒塌的王城。詩二:「 列國為甚麼騷動?萬民為甚麼空謀妄想?世上的君王起來,首領聚在一起,敵對耶和華和他所膏立的,說:『我們來掙斷他們給我們的束縛,擺脫他們的繩索!』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譏笑他們。那時,他必在烈怒中對他們講話,在震怒中使他們驚慌,說:『我已經在錫安我的聖山上,立了我的君王。』」祂的意思是說:「儘管有這一切喧鬧、陰謀、騷動,以及這一切聚集與敵意,錫安卻仍要堅立;因為我已立了我的君王,我已經膏了基督,我永遠的兒子,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作王。」可是,雖然基督被立為王,但這只表示他終必交出統治權;所以從這點並不能得著安穩。事實是,他將會這麼做,他將會交出他所代管的國權;可是那要等到他征服一切仇敵才會發生。詩九十1:「耶和華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的仇敵作你的腳凳。』」使徒在林前十五說:「基督必要作王,直到上帝把所有的仇敵都放在他的腳下。」當他鎮壓了一切權勢,那時他就要把王國交出來。教會的安穩在於此,就是基督作了錫安之王;並且假使他作王,就必定有臣民。聖道就是他的法律;他藉著他的靈統治:可是統治與法律並不構成一個王國,除非在底下有臣民屈服。假使基督是王,假使他的王位坐落在錫安,教會就必定蒙保守;因為他必定坐擁一個王國。看來在這世界上大概只有一個辦法能終止基督的統治;就是,停止當基督的仇敵:因為對他的統治是這樣描述的,「只是等待他的仇敵作他的腳凳。」(參來十13)對我來說要查明這段的意思再簡單不過了,那就是,教會的王有權柄在各樣情況下保守教會,好達成一切的目的;他有權柄保守教會持續公開的信仰或經歷特定的試煉,保守它進入永遠的救恩!人間哪個王,當他有權柄保守他的臣民經過艱苦,卻不這麼做呢?主基督會保守他們。「我賜給他們永生,誰也不能把他們從我手裡奪去。」(參約十28)他有能力拯救他們所有人,就是一切藉著他歸向上帝的人;並且父將基督賜給教會,是在凡事上居首位——為著教會的目的、功用與好處,按著他的意思妥善調配一切。——摘自約翰歐文的講章《錫安的榮美與能力》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