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5的文章

約翰歐文:牧師與平信徒本份的區別

牧師與平信徒本份的區別淺論宗教中所命之事的辦理;尤其是關乎上帝的百姓用來幫助自己和別人更認識上帝的手段:包含了他們的本份所受的規範;將自然法和愛心和法則發揮到極致的自由;根據聖經的指示所推論出來他們的本份;各個時代,上帝百姓所領受的訓詞和他們的行為,連同公開講道的職份,這項特殊呼召的各個層面,以及這類教師對自己的呼召有什麼樣的確據,可以拿什麼證據向別人證明自己的呼召第一章律法賜下以前,族長辦理聖事的情形關於古代族長:從這些事看來,有的人以為猶太教是基督教的分支,是從基督徒承襲而來,認為基督教與猶太教的差異,只不過名稱上的差異,而沒有實質上的差異。就這一點,至少有一部分是正確的,「記在律法上的規條」(弗二15)確實使得盟約的事務,在基督降生前與升天後的時期,比那在族長的時代中,盟約的事務所穿上的簡單道德律,還要繁複許多。當上帝的聲明還不完善時,古時的作者豁免於進一步的追求。當時他們的做法,很明白地,是不能當作基督徒的先例。一切照亮福音的光,與那些豐滿、榮耀的光束本身相比,也不過像陽光下的燭光;但有些人已經尋見了那先前的體系,而為著他們的緣故,我會(不遵守任何人的設想,也不照許多人的評論)照著聖經提供給我的內容,給你單純的敘述,來談論他們是如何辦理聖事,以及他們的宗教行為(看起來是基督教,卻不這樣稱呼)。你們不要質疑神的規章和制度;因為所有的主教,至少在寧錄獵殺獵物以前,都是「神所定的律」(de jure divino)。我發現,在律法賜下以前,真上帝僕人中的那些主要人物,他們家中每個成員,連同具有同樣信念的鄰舍,都確實依照自然法、傳統或特殊啟示(當時未能寫下的話),履行了他們所知道當行的本份,如此事奉了上帝;他們教導自己的兒女與僕人認識他們的信條,就是關於上帝本性與良善、人的墮落和罪惡、獻祭的方法,以及所應許的那一位後裔(他們宗教的總結就是祂);此外,他們也行τὰ πρὸς τὸν Θεόν——屬於上帝的事。我們講的是塞特、以諾、挪亞、亞伯拉罕、羅得、以撒、雅各、葉忒羅、約伯等人。至於他們的行為,是特別照著某樣職分而行,還是在依照主要的自然法——他們許多人都因著上帝的啟示(這是最有可能的),蒙教訓、得勉勵要遵守這自然法——而行,就不必堅持了。實際上,對我來說,很明顯可以看出,在律法賜下以前,還沒有為敬拜神設立的特定職事;因為我們哪裡找得到有任何制度化的職分呢?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