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愛德華滋:同為蟲子

基督徒都同樣只是蟲子而已,那位無限高過他們的基督,怎樣柔和謙卑待他們,他們至少也當照樣彼此相待。──愛德華滋

約翰歐文:兩類上帝的話語

圖片
全人類的全部神學,都包含在上帝的話語中──上帝的話語分為兩類,一類是創造時在人類本性中所說的話語,另一類則是人因罪的影響忘卻本性中的話語以後,為了接替本性中的話語,而賜下的成文、口傳話語。
——摘自約翰歐文《聖經神學——從亞當到基督的神學史》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杜力特:他們愛自己的走獸!

圖片
他們愛自己的走獸!
摘自杜力特(Thomas Doolittle,1630-1707)〈怎樣愛基督,才能在祂再臨時逃避詛咒!〉
「若有人不愛主,這人可詛可咒!」
(林前十六22)
有些人透過自己的行為,公開表明他們不愛主耶穌基督。
有些人公然假稱自己愛基督,其實卻沒有真正地愛祂。
「他們來到你這裏如同民來聚會,坐在你面前彷彿是我的民。他們聽你的話卻不去行;
因為他們的口多顯愛情,心卻追隨財利!」
(結三十三31)

他們嘴上對基督的愛,不過是心裡對世界的愛!

有些人說自己愛基督,上帝卻曉得他們不愛基督:
「但我知道,你們心裏沒有上帝的愛!」
(約五42)

不!

你知道這是多麼罪惡的事嗎?
你為何如此輕看這罪呢?
你為何對主耶穌基督缺乏這愛,卻絲毫不感到羞愧呢?

什麼!你竟愛你的金錢,而不愛你的上帝?
或者說,你竟把金錢當作你的上帝,而愛金錢,不愛真上帝?
你怎能愛你的銀子,卻不愛寶貴的救主?

你有義務愛上自己的敵人,但你卻不愛祂──你最穩當、最偉大、最忠實的朋友!

我有什麼好說的呢?主啊,我為這樣的事感到羞恥,有太多的人愛他們的走獸,他們的狗、馬、牛,卻總不願意愛祢的兒子──祢的獨生愛子!

哎,我有什麼好說的呢?你愛自己極惡的私慾和污穢的罪行──這些終將永遠毀滅你,定你的罪;卻不愛主耶穌──祂要救你永遠脫離罪惡和地獄。

我有說什麼好說的呢?你不愛基督──因為你愛罪惡深重!

哦,何其可恥!你喜歡醜陋,而不愛美麗!
你的眼睛長在哪裡?你對罪的愛實在是盲目的。

哦,何其大罪!你愛那壞到極處的,卻不愛超乎萬人之上的祂!

你有什麼理由呢?罪已經叫你智慧盡失了嗎?哦,瘋狂愚蠢的人!
你是否喜愛罪,甚至甘願為罪受詛咒?
你是否愚昧地喜愛這世界,甚至甘心被上帝所憎惡,永遠離開祂榮面?
你的靈魂是否被肉體堵塞,耽溺於肉體之中──甚至只愛屬感官、屬地、屬肉體的快樂歡悅?

「若有人不愛主,這人可詛可咒!」

約翰班揚:消除心硬的良藥

圖片
你若要除掉剛硬的心,除掉那敬畏之恩長進的大敵,就要多多默想十字架上的基督,因為這是消除心硬的良藥。以正確的眼光看待基督,看出祂乃是為你的罪掛在十字架上,就會使你心融化,變得柔軟,湧出淚泉。

──約翰班揚《敬畏上帝》


約翰歐文:為神學下定義

圖片
真神學,就本質而言,是上帝的旨意所啟示的神聖真理;就內容、亮光、和權能而言,不僅十足配得我們完全信賴,更可以說是充分且完全自證自明。……我們能為神學下這樣的定義:「上帝的教訓,不僅關乎祂自己 、祂的旨意、祂的作為、祂當得的敬拜,也關乎我們應有的順服、我們未來的獎賞與懲罰;全都照著上帝自己所啟示的,為要使榮耀歸於祂的名。」這就是上帝的道──這就是神學。

——摘自約翰歐文《聖經神學——從亞當到基督的神學史》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歐文:保羅眼中的神學家

圖片
受教者,乃是受聖靈教導,得以明白聖經的奧秘;並因著上帝藉著祂所賜「智慧和啟示的靈」(弗一17),向他顯明「祂旨意的奧秘」(弗一9),得以知悉屬血氣之人無法領會的事。在保羅看來,這樣的人──也唯有這樣的人才是神學家。
──摘自約翰歐文《聖經神學——從亞當到基督的神學史》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歐文:教會事奉的根本

圖片
基督的死對我們事奉的恩賜有莫大的影響。我們的事奉生根於基督的墳墓:任人隨意看輕吧!但若基督沒有為此而死,我們在世上就無事奉可言。
──約翰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