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6的文章

馬太普爾:「道」能表達基督的生出和職份

這個表述上帝兒子的用詞(道,λόγος,Word)並無不當,因為它既能表達,祂那般妙不可言的生出(generation),有如字(word)在我們思想中生成、能表明思想,又能夠表遠祂啟示的職份──將父的旨意啟示給眾人,並將祂的父啟示給我們(太十一27)。──馬太普爾(Matthew Poole)《約翰福音註釋》

愛德華滋:獻祭──墮落後的敬拜典章

圖片
在這(逐出伊甸園)之後不久,就立下了獻祭的慣例,預表基督就是祭物。這預表持續到祂降世獻上自己為止。獻祭並非利未律法首先律定的。從一開始,獻祭就一直是上帝典章敬拜的一部分。我們讀到族長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都曾獻祭,在他們之前獻祭的還有挪亞與亞伯。獻祭是上帝所立定的;因為獻祭是教會中敬拜上帝的一部分,是憑信心獻上,也是上帝所悅納的。這證明了獻祭是上帝所設立的典章;因為獻祭並非本性敬拜的一部份。本性之光沒有教導人,當向上帝獻上牲畜為祭;既然自然法沒有吩咐人獻祭,那麼獻祭就必定是上帝所立定的命令、典章;因為上帝已經宣告:根據人的吩咐,而不根據祂的典章來拜祂,這是祂所憎惡的。(賽二十九13)這樣的敬拜,既然沒有上帝的典章授意,就不可能憑信心獻上,因為沒有上帝的典章,信心就失去了根基。人無法獲得任何保證,能使他盼望,這樣的敬拜必蒙上帝悅納,因為那不是上帝所設立的,也因為祂不曾應許必悅納這樣的祭;於是,人墮落後不久,向上帝獻祭的慣例就設立了;因為聖經教導說,亞伯「將他羊群中頭生的和羊的脂油獻上」(創四4),他的祭也蒙上帝悅納。(來十一4)這故事中並沒有明說,獻祭的典章是在亞伯向上帝獻祭時,首次設立的;只說亞伯不過是遵從一項已經立定的慣例。
——愛德華滋《救贖工作史》

約翰歐文:信徒對未來傳道人的期盼

任一個忠信的基督徒,都在等待這些神學畢業生,來向他們宣揚福音的奧祕和基督測不盡的豐富,並以敬虔、嚴肅、有學問的話語來講道,好讓他們受聖靈的教訓,使靈魂得著轉變、指教、造就和安慰。——摘自約翰歐文《聖經神學——從亞當到基督的神學史》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歐文:火熱的心

讓我們放膽宣告:人若沒有上帝的愛來點燃他火熱的心,那麼他在一切的神學上,就只是個門外漢。——摘自約翰歐文《聖經神學——從亞當到基督的神學史》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約翰歐文:神學使人得著智慧

人們往往誤把「神學」看成一種嚴謹形式化的系統架構,裡頭包含了命題、論點、定義、「證據」、異議、反駁。簡言之,就是一團亂,成了一種混雜的「哲學神學」。在這種氛圍之下,字句就失去了聖靈所定的意義。因為聖靈說話,是要叫我們用屬靈的話,講解屬靈的事,好得著智慧。——摘自約翰歐文《聖經神學——從亞當到基督的神學史》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愛德華滋:中保工作的起點

圖片
人一墮落,基督就開始著手祂擔任中保的工作。從那刻開始,祂就開始施行中保的工作與職份。早在創世以先,祂就承接了這職份。自亙古祂就與父約定,等到時候滿足,要作人的中保,擔起這職份。這下,正是時候。基督⼀⼀上帝永恆的兒子,自己披上了中保的特性,以此進到上帝面前。祂即刻站在聖潔、永恆、受冒犯的至尊主,與冒犯者人類之間。人雖自己招來可怕的咒詛,因著祂的中保之工蒙了悅納,上帝的忿怒就不至於完全傾瀉下來。
我們可以看出,人一墮落,基督就在上帝與人之間,施行中保的職份,因為上帝立刻就向人施憐憫。這憐憫顯於祂的寬容,因祂沒有像祂對待墮落的天使那般毀壞人。若不藉著中保,憐憫就不會臨到墮落的人。上帝若不出於憐憫拘束撒但的作為,牠想要的獵物就能手到擒來。人一墮落,基督就立刻為人作代求者;因為若不藉著基督代求,人就得不著憐憫。從那天起,基督就肩負起照顧教會的職責,施行祂所有職份的工作。祂承擔了教導人類的工作,因那是祂先知職份的工作;祂承擔了為墮落人類代求的工作,因為那屬於祂的祭司職份;祂身為王,更承擔了治理教會、統管世界的工作。
——愛德華滋《救贖工作史》

約翰歐文:研究神學的阻礙

所有神學生最大的阻礙,就是那與生俱來的心思晦暗,這晦暗能引致滅亡。當求吩咐光照進黑暗的那一位,以祂的權能和聖靈突破這阻礙。若少了這等幫助,不論任何人耗費時間精力研究神學,終會發現都是捕風。——摘自約翰歐文《聖經神學——從亞當到基督的神學史》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