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6的文章

湯瑪士華森:罪的父、同伴、工價

罪有魔鬼作它的父,羞恥作它的同伴,死作它的工價!──湯瑪士華森

湯瑪士華森:羔羊的忿怒

不信靠羔羊之血的人,必要感受到羔羊的忿怒。──湯瑪士華森

湯瑪士華森:罪的毒鉤

罪的歡愉一下子就消逝了,罪的毒鉤卻仍在那裡!──湯瑪士華森

湯瑪士華森:世界的親吻

世界是個奉承獻媚的仇敵,它用擁抱來取人性命。
世界親吻了誰,它就背叛誰。你是否將天堂擺在眼前,將基督放在心裡,將世界踩在腳下?──湯瑪士華森

湯瑪士華森:基督的甘甜

除非先嚐到罪的苦澀,才可能嚐到基督的甘甜。──湯瑪士華森

湯瑪士華森:兩樣永恆

永恆是敬虔人沒有日落的白晝。永恆是惡人沒有日出的黑夜。──湯瑪士華森

約翰班揚:在陰間醒悟過來

「他在陰間受痛苦,舉目遠遠地望見亞伯拉罕。」(路十六23)我從這句經文前半段,也就是「他在陰間……舉目」這幾個字觀察到了某件事。確實我剛才已經從這幾個字看出了不只一件事,因為這幾個字有十足的份量,可以從中觀察到好些事。可以談的有許多,但我還有一件事可以談,那就是:我認為,主耶穌基督在這裡意指,人的本性既不願看見,也不願注意自己的可悲景況;人按著本性說,正是如此;但儘管他們故意無知,卻將要在陰間裡舉目。也就是說,他們將在陰間裡看見、明白自己的悲慘處境;因此祂還加上了「受痛苦」。這就彷彿是在說,他們雖然闔上眼,故意無知(彼前三5),然而當他們下到陰間,將要大受苦待,被迫張開雙眼。當人活在世上,仍在本性的景況下,還能夠騙得過自己,說服自己說自己是基督徒,有亞伯拉罕作他們的祖宗,他們的景況並不比任何人差。(太三7~9)他們說自己有信心、聖靈、美好的未來,並有分於主耶穌基督;但之後,他們下到陰間,在那裡舉目,先是眼見自己落在極其痛苦的折磨中;住在無底洞;與他們作伴的是千千萬萬受咒詛的靈魂,以及數不盡的魔鬼;上帝報仇的炙熱,不只是滴落,更是傾瀉在他們身上;這時這些畢生都在死亡中沉睡的人,就要開始醒悟過來。我說,這事必定發生;而當這事成就時,他們要在陰間舉目,要在痛苦折磨中舉目。──約翰班揚《傳自陰間的幾聲歎息》

約翰吉福德:將補償一切的天堂

當以你的現況為足,日子雖苦,卻不會永久如此。你的苦楚瞬息即逝,你的喜樂卻要長久;你當投身倚靠主,因為有那將補償一切的天堂;基督先忍受了十字架,後來才戴上冠冕。——約翰吉福德(約翰班揚的牧師),《傳自陰間的幾聲歎息》序言

約翰吉福德:為了微不足道的事出賣靈魂

要是有人為了得著全世界,願意失去自己的靈魂,接受了一樁不划算的交易,那麼你這為了微不足道的事出賣靈魂的人,比他還傻。——約翰吉福德(約翰班揚的牧師),《傳自陰間的幾聲歎息》序言

湯瑪士華森:必有復活

復活是必有的事,否則要怎麼得報償呢?我們明日雖不一定能從床榻上起來,將來卻必要從墳墓中出來!惡人的身體在墳墓裡,猶如下在監裡,免得他們侵擾教會;當審判日,他們將被領出來受審。聖徒的身體在墳墓裡,猶如臥在香草臺上,復活之日來到以前,他們只會越醇越香。挪亞的橄欖枝在洪水過後發了新芽,亞倫枯乾的杖開了花,以西結那些枯骨也長出了筋肉──這不正是復活的鮮活象徵嗎!──湯瑪士華森《基督徒憲章》

約翰牛頓:我的政治觀

這節經文可以總結我的政治觀:「耶和華作王;萬民當戰抖!」(詩九十九1)現今的時候實在黑暗,烏雲越厚,國民的愚昧也照樣越大。
若不是主在這裡留有餘民,我必定憂慮難當。
但祂愛祂的兒女;當中有些在祂面前歎息哀哭,祂肯定聽見他們的歎息,也看見他們的眼淚。
我盼望仍有慈愛為我們存留;但我預料在事情步上正軌之前──在我們自卑,學會將榮耀歸給祂以前,必有一段動盪不安的時刻。國家的狀態和眾教會的狀態,都同樣令人歎息!
那些現在應該禱告的人,卻忙著爭論、內鬥!
哎,多少信徒關心政府的錯失,更甚於他們自己的罪啊!「哈利路亞!因為主──我們的上帝、全能者作王了。」(啟十九6)──摘自約翰牛頓的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