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歐文:安息日為憑據的理由(一)

這日是(續上文,「我們與上帝永遠同享安息的」)憑據,有幾個理由:

第一,因為上帝彷彿是在呼召我們脫離這世界,來直接與祂對話。以色列史上最令人恐懼的一天,就是他們蒙召離開自己的帳篷,離開自己的事務與世上的好處,去「迎接上帝」(出十九17)。上帝呼召他們出來,好與他們會面、談話。但祂呼召他們是來到西乃山,「全山冒煙,因為耶和華在火中降於山上」(18節)就算他們為了面見上帝,多日預備自己,仍然承受不了上帝臨近的可怕。然而我們今日在福音底下,蒙召脫離世界,脫離自己的事務,來到錫安山會晤上帝,與祂對話。(來十二)祂賜給我們的不是殘忍的律法,而是恩待人的福音;祂沒有在雷聲、電光中與我們交談,而是在耶穌基督裡,以慈聲細語與我們交談。安息日吩咐我們當存正確的心思,預備自己守安息日,所以,安息日本身就是偉大奇妙的特權,是基督為我們贖來的。我們因此得了憑據,一旦上帝呼召我們脫離一切關係、一切生活事務,脫離自己在這世上所愛好、經營的一切,並且將我們永永遠遠分別出來歸祂自己,我們就能在天上與上帝同享安息。而且,這憑據無疑是讓我們作確信,我們有責任竭盡所能的,使我們的心思與靈魂,脫離一切生活需求與這世上的事務,好在這一天單單與上帝同行。有些人卻把這當作是大受束縛,可是每當他們這樣想,就會發現這就真成了他們的束縛,在其中也得不到益處。我們承認,人的身體有諸多軟弱,因為我們本是衰弱愚昧,因此早就放棄這一切累人的嚴苛事奉;我也承認,肉體常抱怨,不願意照這本份去行——這等人卻認定,要他們分別出一日,脫離這世界和世上的需求,並脫離這一天裡會阻斷與上帝相交的事,肯定痛苦難挨;他們也認定,上帝沒有明令,對我們自己也沒有助益的,就更不用考慮了;他們心裡有這等定見,行為也受這定見影響、約束的。這些人覺得,在基督裡敬拜上帝是重擔,是束縛;他們說,「看看,這根本辦不到啊!」每週用上一日在上帝特派的事奉中敬拜祂,他們認為這時間太長太久了。依我看,這等人根本沒盡到自己的本份。哎!這等人在世上,連要轉向上帝一日之久,都覺得是受束縛了,要是進入天堂,永遠分別出來單單與上帝共處,他們該怎麼辦呢?他們或許會說:「天堂是一回事,而守主日又是另一回事。」他們絲毫不懷疑,如果他們在天堂裡,就能悠遊自得;但說到要守主日,他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也承認,這兩件事的確不同,否則這一件,就不能做另一件的憑據了;可是這兩件事有一個共同點,都要求脫離、終止其他一切的事務,來歸向上帝。如果人根本不喜愛這樣度過主日,他們也不會喜愛在天堂這樣過活——前提是他們到得了天堂。讓我們準備好在這事上回應上帝的呼召,出去迎接祂;因為凡祂立名之處——就是祂一切嚴肅的典章——都是祂應許要在那裡與我們會晤之處。同樣道理,這日也是給我們作天堂的憑據。

——約翰歐文《希伯來書註釋》第五部
譯者:郭熙安 Samuel Hi-an Koeh

a99e2-two-mountains-mt-zion-mt-sinai-2015-06-21-07-00.jpg

http://sofromsam.blogspot.com/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約翰歐文:查考聖經必備的條件

約翰歐文:邁向得勝的第一句信心之言

約翰歐文:為神學下定義